新闻资讯

欠三千万购房款 北京一画家被控雇凶杀人

来源:   作者:   时间:2018-10-11  浏览:

因欠一对夫妻三千多万购房款,画家滕某和买房人产生矛盾,继而选择雇凶杀人。

2017年6月,发生在宋庄的滕成钰美术馆杀人案,于9月7日在北京市三中院开庭审理。

重案组37号了解到,滕某被指控和朋友葛某购买迷药,后雇另外两被告人杀人,结果后二者中途退出,滕某和葛某一起将其中丈夫杀死。

但庭上滕某否认系预谋杀人,与葛某互指系对方想杀人。因涉案被告人众多、复杂,该案未当庭宣判。

全文2490字,阅读约需5分钟

▲2018年9月7日,被告人滕某等四人被带上法庭。新京报记者王贵彬 摄

被控花10万元雇凶来京杀人

庭审上午,画家滕某等四人被带上法庭。滕某身穿病房服装,留着齐脖长发,其他三名被告人均比他年轻近二十岁。

根据起诉书,他们均来自浙江,且在当地有前科。滕某1965年出生,曾因犯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13年,后因病假释出狱,假释考验期内再次犯案。葛某、陈某、赵某则曾分别犯盗窃罪、诈骗罪等罪名。其间,滕某和葛某二人在服刑中相识。

公诉机关指控,2017年6月,滕某因买房房款支付问题对付先生(歿年50岁)不满,欲将其杀死。同年6月3日,滕某与葛某去河北省邢台市购买迷药(经鉴定成分系艾司唑仑)、听话水等药物,预谋于次日杀害付先生。滕某授意葛某寻找帮手,遂葛某联系了陈某、赵某来京并答应到后即支付定金人民币10万元。

6月5日,陈某和赵某到京,与滕某、葛某预谋杀人、试喝迷药,购买作案工具等,后收取部分定金。6月6日晨,陈某、赵某因滕某支付费用过少而离京,当日9时许,被害人付先生和妻子蔡女士按约定到宋庄镇某美术馆见面收取购房尾款3000余万元。

滕某和葛某骗付先生喝下事先准备好掺有迷药的茶水后,将其带至三楼,二人在卧室内和付先生发生打斗,并用胶带缠绕付先生面部和颈部,致其当场死亡。经鉴定,付先生符合钝性外力作用于颈部(不排除闷堵口鼻)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2017年6月11日,滕某、葛某落网,同年九月陈某、赵某被抓捕归案。公诉机关认为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四人刑责。

被害人讲述:事发时被凶手同伙解救

付先生的妻子蔡女士说,2016年年初,他们将宋庄的房子租给滕,租金是3200万元,租期到2061年。滕先付了9万元定金,约定3个月后将尾款一次性付清,后来便找借口拖欠尾款。  

“2016年底,他说过用名人的画来抵,但是我们没有要画。他只有一开始的时候给过9万元的定金,之后签过很多协议,都是我老公和滕在谈。”蔡女士回忆,之后双方签订合同,约定在2017年6月6日,即案发当天将尾款一次付清,若违约便将房子收走。

蔡女士说,案发当天9时30分,夫妇二人按约去滕的画室收租金。夫妻二人到达之后,滕某先是让他们在画室一楼喝茶,并告知其妻子外出借钱,一会就回来。此时屋里还有另外一名男子葛某,自称是滕某老乡。

她回忆,当时自己和丈夫还出去转了转,回来之后自己去了洗手间,回来时发现丈夫不见了。

蔡女士的丈夫付先生即本案受害者。她说,“我听见了楼上有惨叫声,觉得不对劲,给老公打电话他没接,这时候滕跑下来和我说楼上我老公和他朋友打起来了,叫我上去看看。” 

蔡女士本打算报警,但是滕某抢过了她的手机,还拿出一把刀,用手搂住她的脖子,把她推上楼。上楼后就看见丈夫躺在地上,手上脖子身上都缠着胶带,脸色发紫。

此时蔡女士给丈夫做人工呼吸,另外一个男子葛某给他按心脏。“滕对那个男子说我老公必须死,还用脚一直踢他头部,那男子说不要把我老公弄死,弄死了谁都跑不了,还对滕说给他的钱不要了。”蔡女士说道。

回忆起当时场景,蔡女士表示,之后滕某用胶带把自己的手腕和脚腕都捆了起来,将其和丈夫付先生用胶带捆在一起,然后便离开。“那个男子将他们的刀缠在付的身下,然后用眼神暗示我,我看到他们走了以后就用刀把捆我和付的胶带划开,跑到阳台开始呼救。”蔡女士说,后自己拨打120,但救护车赶到后说人已经不行了,最终付先生经抢救无效死亡。

两被告人“踢皮球” 互指对方想杀人

庭上,滕某承认自己杀了人,但不认可是预谋。

滕某自称画家,说自己80年代上大学后在外企公司工作,1997年辞职在扬州做生意,2008年因诈骗罪被扬州法院判刑。

他称,自己被判刑后便一直画画。2015年因病假释后便来京,2016年上半年在北京开设滕成钰美术馆,至今网上还能检索到该美术馆的新闻,其还接受过媒体采访,办过巡展,展示其所作的国画。重案组37号检索到,其在某网站上拍卖的画作,起拍价均上万。

滕某说,系来京后认识付先生一家。本打算从对方购房,包括涉及两处地址的五套住房,房款说定2500万,并付了9万定金,剩余再慢慢付。但在付款后期就还款事宜产生矛盾,事发当天付先生夫妻俩前去画室讨债。

至于命案,滕某坚持不是预谋。但葛某称,是滕某让他雇来陈、赵二人杀人,自己则是想借此骗取佣金,绑人了事。

▲2018年9月7日,被告人滕某(右一)等四人在法庭上受审。新京报记者王贵彬 摄

葛某说,起初滕某联系自己时,称家附近有一条恶狗影响其正常生活,想要葛某来北京去帮他买药毒死狗,之后会给两幅画作为报酬。

之后滕某表示,想要房东的另外一栋楼,但不想花钱,便问可不可以找两个人过来把房东绑了,签完合同之后再将房东夫妻二人杀死。

“他还和我说,先把他们用迷药灌倒了,然后把他们绑了杀了。他承诺给我们三个人每人五十万,人到了之后先给10万元定金,事成之后半个月内再把钱给齐。他说完之后我觉得有钱可挣,就同意给他找人了。”

6月4日晚上,葛某找了两位老乡陈某和赵某来京。到达之后,告知滕某想要杀人,事成之后给每人50万元,可当场加价。若滕某不同意,便带被害人走,半路放人。

葛某称,滕某当时说要把房东夫妻都杀了,但他否认付先生死时自己在场。对于解救蔡女士的细节,和蔡女士证词吻合。他说,当时滕某拿了一把刀,叫他把房东老婆捆起来杀掉,他便暗示房东老婆刀在房东身下。蔡女士”在阳台呼救“得以解救。

在单独审讯中,滕某和葛某互相“踢皮球”,均称自己不打算杀人,是对方想杀人。对于陈某和赵某为何中途退出,滕葛二人说法不一,均称是自己主动放了俩人。

该案因涉案被告人众多、复杂,未当庭宣判。

新京报记者 刘洋 实习生 吕烨馨

新京报编辑 潘佳锟 校对 陆爱英